Select Page

成长= 行动 + 学习

study and action

Author: AmessageForInnerGame

前几天,我和朋友一起出去玩。

他带一个新朋友来,他看到我一直跟我谈了很多泡学理论。

说很喜欢我的文章,但是… 那边应该怎麽样,这边应该怎麽样,遇到女生应该这样,遇到障碍应该那样…

我只是笑笑的看著他,他在等我的回应,还有认同他的知识渊博。 

我说我们现在在现场,把你的知识show给我看。 

他突然就安静了。 

「喔… 当然… 但是… 那个女生现在在忙,你看她表情,她是什麽类型的女生,她应该要怎麽样开场,但是呢,现在时机不对…」

他开始过度分析,他的眼神的光芒闪避一下,然后他开始想到一些正当的理由,找到坚固又逻辑的知识来让自己不敢行动这件事情顺理成章。

「嘿!」我拍拍走过去的女生的肩膀

「你不可以这样拍女生,女生会有防心啦…」他在旁边碎念。 

女生回过头,表情带著问号。 

「妳走路的样子很随性,感觉心情很好。我叫amessage,妳叫什麽名字?」

女生表情有点退缩

「看吧,你不可以这样乱开场啦。你应该要…」他在旁边碎念 

「没有别的意思,我知道这样很突然。但我就觉得想跟妳说话。我没有要卖妳爱心笔,我刚在和朋友逛街,他是个哲学家,妳看他眉头深锁的样子,他一直在沉思,要怎麽样把台湾的生育率拉高。」 

女生笑了。我问她在这裡干嘛。

然后就开始继续往下聊。 

从头到尾,那个人就站在旁边僵掉了。女生也忽略他的存在。 

聊完天,他又跑过来说:「我觉得….你表现蛮厉害的,但如果啊,你刚刚开场白再好一点的话,就….还有你看刚刚女生的讯号代表他心情怎麽样,不过你反应很快,所以就救回来了下次啊

我停下来看著他「你还好吗?」 

他脸垮下来。 

「谢谢你的认同和赞美,但其实我不需要。我今天是出来玩的,不是来听理论的,你这么想聊,可以抓一个路人来聊,你想玩可以一起玩,不想玩可以在旁边看。」

我继续说。

「好吧⋯其实我不敢开场⋯但是我的理论很多,很正确不是吗?」

他想要抓住最后的自我。 

「你理论很棒啊,但你不敢开场,那些理论都会变成你的障碍,你看的知识越多,你越不敢行动。」 

他突然感到很困惑。 

我接著说:「这游戏是关于情绪的流动,先从自己的开始。然而,你的自我想要表现完美,想要抓住任何可靠的东西,它是逻辑的,逻辑进来,你就挂掉了。那些知识会变成你的包袱,你以爲你有材料就可以跳过过程,避开失败和挫折,你把失败看成你自我上面的一块污点。你的自我是完美的,无瑕的。所以你被困在自己的脑袋裡,被困在舒适圈裡,被困在完美的形象裡,你觉得你是一个很懂把妹的人,你不能失败,因为你有那些知识,你是个完美的把妹教授,但你的实验室只在你的二手体验裡,在你脑补的虚拟幻想裡。把那些名词忘掉,如果这些知识不能帮助你得到、印证你的第一手体验,那些都是垃圾,你把黄金变成了垃圾。」

 

过去

我也是这样子,有一些知识抓在手上总是比较心安。 

但过度依赖这些知识却不去应用,只会让自己感到更痛苦而已,越想要完美,想要避免失败,想要跳过过程,那么不会有任何成长,而且在抗拒真实。

一路上,我看过许多人。

会卡关的,大概就分成两种极端:

第一种是知识上瘾者:

知识是一件好事,但如果出发点是想要追求完美过度分析害怕失败,当知识超过行动的量,天秤就失衡了,他会变成一种恶性循环,越不敢行动就越渴望吸收更多知识来安慰自己的不安。

门就在面前,你却一直在想像要怎麽帅气的走过去,用什麽角度和节奏碰触门把,怎麽旋转它。如果门锁住了怎麽办?如果门打开了要不要跨进去?要怎麽跨?脚步声会太大声吗?会把门弄痛吗?会吓到门吗?如果打开裡面是暗的怎麽办?是亮的怎麽办?那一个专家说开门的心态是什麽,哪一本书说怎麽样可以第一次开门就上手。不行我还是不敢开门,我要再多找一些资料才行⋯ 

最后你找了一百种理由说服自己,现在开门的时机不够好,我还没准备好;说服自己,开门这件事很奇怪,我应该等门自己打开⋯

当你所追求的知识成为你逃避行动的安慰剂时,你成为了知识上瘾者。

第二种极端则是完全相反,只行动但不分析检讨的人:

他们的行动量很大,第一种人会说「知识就是力量」第二种人会说「行动胜于空谈」。(这两句话都对,但只要一走入极端就会变成ego的藉口,真实世界是一个平衡的灰色地带)

他们疯狂执迷的一直做,可以忍受一直失败,但却看不到问题和障碍点。一直卡在同样地方,犯一样的错误。 

当然,第二种人得到结果的机会会大于第一种。就好比虽然中乐透机率不高,但有买至少有机会。

那么要怎麽去平衡两者呢? 

1.在现场时忘记理论,大量行动 

2.享受过程,张大眼睛去观察和感受

3.做完之后,回家检讨和分析

不是自我批判,而是客观地有建设性的去分析自己的障碍点,然后下次改进,相信成长。

4.相信自己的直觉。任何时候,当理论和直觉衝突时,相信自己的直觉。 

5.拆解成小动作、细节去练习,而不是一次到位。 

举例(Ex): 如果是搭讪不敢开场,那一开始就是练大量的开场。只要上就赢了,用第一手体验去让自己身体记得,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,你不会突然呼吸中止死在路边。用实际经验去击退未知的恐惧。 

Ex: 如果是不敢推进,一直打安全牌,就让自己一直去推进(并记得要微调)。

Ex: 声音不敢放开,那天就强迫自己喉咙放开。 

Ex: 情绪容易被影响,就一直练习让自己待在尴尬裡,在尴尬裡静心。接受尴尬,面对它,然后放下,自己嘲笑害怕尴尬的自己。让自己进入无所谓的状态。回到专注在好的情绪和自我娱乐,而不是被心智跌跌不休的噪音ㄧ波带走。

在我带过的学生中,进步最快的就是脑袋完全放空,在新体验出现之前,能够完全相信新信念,相信自己在未知依旧安然无恙的人。 

像一个学走路的小孩,他知道会跌倒,或许会痛,但他并不知道那个「别人是不是在笑我的概念」,他对于自己在成长这件事不带任何标签、批判、羞愧。他只是在玩,站不稳很好玩,跌倒很有趣,这样会跌倒,下次我重心摆前面一点好了,我只是在玩,我在成长,每次一小步,多平衡了一秒,我感到很开心,跌倒了,拍一拍继续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我会靠我自己站起来! 

人生不也是这样吗?

Peace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